蒋纯槐

2020-09-13 23:28 关键词:蒋纯槐 分类:优美散文 阅读:667

蒋纯槐

上世纪80、90年月,我曾在乡下黉舍站过12年讲台,为本身和身旁的教员写过一些稚嫩的诗句。在又一个西席节降临之际,把这些旧作翻出来,一为眷念芳华光阴,二是向我熟悉或不熟悉的教员热诚的说一声:教员,您好!

——题记

1.清澈的井

世上有口最清最亮的井,

清清的井里包含着醉人的温馨。

她能使三月的繁花争奇斗妍,

她能使八月的田野翻波涌金。

呵,清清的井,蜜意的井······

世上有口最亮最亮的井,

亮亮的井里涟漪着芬芳的芳醇。

她能使迷路的小鹿扑进浩大的林海,

她能使受伤的鸟儿插上金色的翅翎。

呵,亮亮的井,纯真的井······

世上有口清澈清澈的井,

清澈的井里藏着一个闪光的心灵。

这井有个平凡的名字哟,

呵,教员的眼睛,教员的眼睛······

(刊于《山东教诲》1988年1月号,并获“晨钟”杯天下西席文学创作大奖赛二等奖)

2.山村黉舍的钟声

——致一位山村女西席

.

山村的钟声在浅浅的溪水里游弋

她是鱼

山村的钟声在深深的林子里回旋

她是鹰

山村的钟声在层层梯田中寻思

她是稻子

山村的钟声在道道坡坎上凝视

她是向日葵

她读得懂山村吧嗒着火光的苦衷

她拨得动山村纠缠着死结的心弦

她把滚烫的手伸进那些刚醒来的炊烟

一串一串奇怪的山歌便从土墙里蹦出来

开放成辉煌的野花温馨故乡

就如此——

钟声让山村的目光穿透了厚重的山岭

一把金色的钥匙走进山村摊开着的手掌

山村紧握着这把钥匙才惊异地发明

此时此刻,山村便悄无声息地

长出来一双坚固的同党

(刊于《山东教诲》1992年7-8月合刊)

3.走过节日

阴历蒲月初五或是八月十五

这些被称作节日的日子

村庄把手亲热地递进校园

一串粽子两个酸柚几瓶自酿的米酒

经常以村庄特有的憨厚

温馨我的日历

这个时分 我总会瞥见

一头老水牛淌过村庄的小河

徐徐地向我走来

它的前面随着我的爸爸

吧嗒着的烟锅火光忽闪忽闪

公历玄月旬日这个被称作节日的日子

一群远道而来的鸽子

在我的窗前扇动同党

它们的故事染湿了校园的眼眶

使全部村庄都变得活泼动人

我就如此轻轻地从这些日历上走过

走过以后才发明 脚迹

已嵌在通向讲台的路上

深深浅浅无不透着节日的芳香

(刊于《山东教诲》1993年7-8月合刊)

4.走,拾柴去(散文诗)

——致乡下的教员

这是一堆熊熊熄灭着的篝火!

从扑灭的那一刻起,她就如此执着地熄灭着,风里,雨里,雾里,雪里,都默默地发着光,发着热,暖和着你的眼,暖和了我的心!

我清楚瞥见一个又一个夜行者,在这火堆的毫光中,把湿淋淋的脚迹镶进金色的拂晓;我清楚瞥见一个又一个落伍者,在这火堆的毫光中,把黄灿灿的诗句刻进生命的年轮;我清楚瞥见一个又一个开拓者,在这火堆的毫光中,把亮闪闪的犁铧犁进刚清醒的初春......

这火堆毕毕剥剥地熄灭着,就在这毕毕剥剥声里,柳树林中,绿潮阵阵,柳絮纷纭;未名河里,浪花点点,波光粼粼。一群饱满了羽翼的小鸟从那里腾飞了,不!谁说那不是又一群金色的凤凰?

是的,你会去寻觅一块属于本身的明丽的天空,我会去拥抱一片属于本身的辽阔的田野,而这堆火,仍自始自终地默默地凝视着我们,给你以气力,给我以勇气,给你以期望,给我以信念,我们该为她奉献一点甚么呢?

看吧,火堆在熄灭,在毕毕剥剥地熄灭,那七彩斑斓的火焰里,闪灼着芳华的力与美,闪灼着糊口的善与真,闪灼着期间的光与影!听吧,那毕毕剥剥的声音如一支响亮的军号,正在逼真地把我们呼叫——

走,拾柴去!

(刊于《山东教诲》1994年6月号)

END

蒋纯槐

蒋纯槐,笔名木鬼,男,1965年5月生,广西全州县人。广西作家协会会员,现居桂林。

联系邮箱:1390477380@qq.com 客服QQ:1390477380

2002-2019 Copyright © 启程散文网 版权所有